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破解环保融资难需政策和市场“双轮驱动”

发布时间:2019-10-07 来源:未知

“从2014年后的十年内,中国绿色融资需求约在41万亿元至125万亿元间,即每年的平均资金需求在2.4万亿元至7.3万亿元间,缺口是巨大的。”9月26日下午,在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举办的“环境资本赋能互动”——中国上市公司董秘俱乐部闭门研讨会(环保产业专场)上,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马辉给出了上述数据。

此次会议聚集了众多环保领域上市公司董秘、知名投资人、行业专家,共同探寻环境与资本的关系,探索环保企业新格局的发展路径。

2018年以来,受多种因素影响,不少环保企业出现现金流紧缩、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等问题。虽然国内环保类上市公司已超百家,总市值数千亿元,但在“去杠杆”背景下,我国环保产业的资金缺口依然巨大,企业对于资金仍是“喊饿”的状态。接下来,环保企业将如何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会议中,多家环保企业代表也分享了其在投融资方面的经验。

谈瓶颈:行业融资分成了几个阵营

为什么这几年环保这么热闹?在清新环境副总裁、董秘李其林看来,这是因为政府在通过行政等手段,从外部施压,使环保变成不得不做的事情。

不过,行业关注度提升之后,众多企业在嗅到商机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缺口。特别是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一批环保上市公司接连遭遇融资渠道萎缩、缺资金等情况。

来自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的信息显示,2018年,在资管新规及PPP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环保产业遭遇“黑天鹅”,不少企业出现现金流紧缩、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

中国环境报社环保产业研究院今年1月发布的《2018生态环境产业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环保上市公司(含A股、H股及在新加坡股市上市)超百家,总市值近8000亿元。而截至2017年末,我国环保行业上市公司总市值曾超过1.1万亿元。

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立章认为,环保走到最后,就不只是环保能解决的问题了,还需要跨界融合,即“环保+”模式,但参与各方都要有自己的核心能力。比如,将来国企和民企可能就会有分化,国企干国企有优势的(事情),民企干民企有特长的(事情)。

外部环境的改变,也让环保企业出现了更多的分化。马辉表示,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在行业整体遇到瓶颈的时候,它们就会因基础、技术含量、融资能力不同分成几个阵营。这一趋势比较明显。

马辉指出,具体来看,国资背景的企业与民营企业的业绩也出现了分化。比如,光大国际、北控水务、瀚蓝环境(600323,股吧)等国资企业顺应大势,表现出了稳健的增长态势。民营企业则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像高能环境、鹏鹞环保、盈峰环境等在固废领域实现了较好的发展,另一批像东方园林、神雾环保、天翔环境、盛运环保等环保上市公司,其2019年半年报依然显示亏损面在进一步扩大,止损成为它们的当务之急。

“其实环保行业都很难做,(可谓)‘同病相怜’。在融资上,企业主要是靠资产,有质押和抵押。目前为止现金流还可以,但到后面怎么样,那就不好说了。”一位参会人士如是称。

“特别是对于传统的环保企业,心态是极关键的,要认识和判断这个问题,需找准自己的心态定位。”马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整个环保产业的形态,不管是内涵还是外延,都在发生深刻变化。此时,植入其他领域的一些模式和想法,并让外部资金进来,不见得是坏事。

谈融资:政策+市场双轮驱动解困境

面对资金问题,虽然不乏部分环保公司成功“满血复活”,但“融资难”、“融资贵”仍是不少环保企业谈及发展时避不开的话题。

马辉指出,从融资结构渠道来看,目前环保产业融资依然以银行及信用社贷款为代表的间接融资方式为主,渠道大致包括:银行信贷、债券融资、基金融资、股权融资、融资租赁等。他给出的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样本环保企业融资总额为788.6亿元。其中,银行及信用社贷款额、私募股权融资额、企业债券融资额、财政拨款及政策性贷款额分别为597.4亿元、13.9亿元、95.6亿元、3.5亿元,占比分别为75.8%、1.8%、12.1%、0.4%。

同时,民企融资成本往往更高,而近两年,民企通过出售股权而得以“纾困”,成为解决资金缺口的一种方式。

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统计,2018年以来,国资入股上市环保民企事件超过20起。在2019年中国环境企业50强中,截至目前,已有10家上榜民营企业股权发生变动,其中7家已被或者即将被国资收购,2家引入国资战投,1家投身其他民企。

不过,并非所有民营企业在引入国资后都能成功脱困。

“国资进来了以后能给一些助力,(但最终)还是得靠自己的技术。”在三聚环保副总经理、董秘曹华锋看来,投资规模大了以后,现在要转型,就要从政策支持向市场化转型。对于企业来说,技术都是必须要有的。

找准定位,也是企业能否成功“上岸”的重要因素。在王立章看来,“去年整个环境产业,包括资本市场出了一些政策,也经历了一番折腾,(企业)有‘折戟沉沙’的,有开始‘满血复活’的,也有比较稳健、谨慎参与这场游戏的。”

“现在国内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并不缺钱,缺的是好资产。”北控水务集团资金总监宋宛书指出,尽管北控水务有一些先天的优势,如具有实力的大股东、企业在香港上市、融资渠道相对畅通等,但每年北控水务也会复盘、反省。从2017年起,公司开始推进“双平台”战略(资管平台、运管平台)。

“再融资困局,不论是国资还是民资,我觉得是产业要素的组合上出现了一些错配,民企和中小企业欠缺了一些市场和资金的支持。”在李其林看来,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初创企业还是上市公司,如果要得到行业外部和资本市场的认可,环保企业一定要将各种要素重新组合起来。

♥ 相关标签: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