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水源地环境污染屡现反复 全流域治理刻不容缓

发布时间:2019-07-24 来源:贵州全务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各地的水源地保护攻坚战大多局限在水源地保护区之内,缺乏全流域的通盘考虑,使得某些地区的水源地水质整治达标后又出现反弹,从而影响了整治的效果。

沈苏南还是第一次制作全国城市的“水质地图”。

作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水污染方面的高级研究员,沈苏南向记者介绍,随着“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深入开展,国家地表水自动监测站全面建成联网,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信息发布由地级市拓展到县级,全国地表水、地下水、水源地的信息公布越来越多,这也给研发城市水质综合指数,绘制全国城市水质地图提供了可能。

根据《2018年全国城市水质地图》来看,除了信息公开的力度越来越大,全国城市的水质状况也在稳步好转。以水源地为例,从历年的环境状况公报来看,全国水源地水质状况基本保持了平稳状态,而且达标率还在逐年稳步上升。

不过,沈苏南也发现,目前各地的水源地保护攻坚战大多局限在水源地保护区之内,缺乏全流域的通盘考虑,使得某些地区的水源地水质整治达标后又出现反弹,从而影响了整治的效果。

“旧账未还,又添新账”

思南县河西水厂,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境内,是该县两大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之一。沈苏南注意到,2016年至2017年期间,该水源地曾经多次出现总磷超标。

2017年,思南县环境监测站对河西水厂水源点水质进行了连续监测。结果显示,河西水厂水源点水质监测总磷平均浓度为0.23毫克/升,高浓度0.43毫克/升。按照《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Ⅲ类进行评价(标准限值总磷为0.2毫克/升),总磷平均超标0.15倍,高超标1.15倍。

超标原因之一,是思南县位于乌江流域中下游,而县城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又源于乌江,但上游的开阳、瓮安则是重要的磷矿产区和磷化工工业区,因为磷矿和磷化工治理不到位,使得流域性总磷污染问题突出。

原贵州省环保厅公布的“2017年环境保护十大污染源治理清单”也显示,由于贵阳市小寨坝片区开磷集团34号泉眼治理设施不能稳定运行,高浓度含磷废水进入乌江,造成乌江中下游水体中总磷浓度长期超标,从而导致了铜仁市思南县、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饮用水水源总磷超标。

2017年4月26日至5月26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贵州省开展了环保督察,督察意见中也通报了乌江流域的总磷超标问题。随后,贵州省和铜仁市公布的整改方案中都规定,要抓好饮用水水源地整治。

沈苏南表示,经过整治,2018年1-10月思南县的水源地曾经一度实现达标。但好景不长,从2018年11月起,思南县河西水厂再次超标。

“蔚蓝地图”APP上收集有贵州省环保厅发布的该省各地的水源地水质信息。记者查询“蔚蓝地图”APP水源地信息发现,思南县河西水厂的水质从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一直显示“未达标”,原因是总磷超标0.15倍。

沈苏南对记者表示,水源地水质的反弹与上游污染有关。今年5月,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向贵州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时表示,贵州省有关部门决策部署认识不深,推进不力,磷石膏堆存量仍在持续上升,环境污染和隐患十分突出。

例如,思南县上游的黔南州瓮安县宏远磷矿,采矿证2010年到期后,有关部门2016年又将采矿证延期至2019年6月,以治理地质灾害之名,行开采磷矿之实,使得生态修复“旧账未还,又添新账”。

“只有全流域治理才能解决”

公开信息显示,思南县在水源地保护攻坚战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

2018年5月18日发布的《思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县城集中式饮用水源环境问题整改工作方案的通知》显示,思南县河西水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采用的整改措施主要有两个:一是对于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五中小区33户137人的生活面源污染进行整治,将居民生活废水和生活垃圾进行收集处理;二是交通穿越整治,对S203省道穿越一、二级保护区的路段进行调整,建设不再穿越河西水厂饮用水源保护区的道路。这些工作都已于2018年完成。

今年4月,思南县又对县城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整改开展了“回头看”。4月9日,副县长杨慧亲自率领县政府办、县水务局、市生态环境局思南分局相关人员到现场进行了检查。
    
贵州全务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贵阳纯净水设备  贵阳净化水设备  贵阳水处理设备  贵阳软化水设备  贵阳反渗透设备  贵阳医药纯水设备  贵阳纯化水设备

♥ 相关标签: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